“奇妙博物馆”在抖音的粉丝数达到1054万

“奇妙博物馆”在抖音的粉丝数达到1054万

2020-08-06 13:41:47 蓝眼泪 873

  “奇妙博物馆”的每个故事都与一个物件相关。

  这些物件是行李箱、头套、拐杖,也是唱片机、电风扇、冰箱,它们对应着一个个离奇惊悚或温情的短剧,充斥着贪、嗔、痴的人性,那是大多数人遇到过或正在经历的生活。

  比如在电影院动手打架结果变成玩偶的两个男子,网络上不断重拳出击却发现面具已经摘不下来的键盘侠,不断模仿闺蜜的穿衣打扮发型结果弄丢了自己的女生,锤爆PUA男套路的真闺蜜……讲了50个故事之后,“奇妙博物馆”在抖音的粉丝数达到1054万。

  一条视频播放1.1亿,

  “奇妙博物馆”如何讲好一个故事?

  “奇妙博物馆”的故事,乍一看是脑洞大开的天方夜谭,实际却是虚构照进现实生活的真实刻画。故事中的各种主题比如PUA、键盘侠、柠檬精等,都是观众熟悉的概念和似曾相识的遭遇,被演绎成一段段荒诞夸张的剧情,情节、悬念、节奏感拿捏准确,偏冷的色调和高质量的运镜剪辑也为视频增加了十分的质感。

  “我们希望呈现给观众更加优质的内容,用户的审美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要高 ”,等闲内容引擎市场负责人王佳音这样告诉我们。

  据她介绍,孵化出“奇妙博物馆”的等闲内容引擎,其实就是一台大型的“内容生产机器”。

  这台“机器”成立于2018年5月,主营业务是短视频信息流广告。公司内部也是按照生产能力进行模块化分工,编导模块产出创意,制作模块有拍剪师、制片,以及拍摄需要的一切资源如演员、道具、场地、服装等,还有商务、市场等其他模块。等闲内容引擎的内容制作方式是“导演中心制”,其他模块是“中台”的角色。上下一共有120名员工,其中签约导演达到40人,都属于签劳动合同的公司成员。 每次确定好拍摄脚本之后,导演便会到公司的制作模块提取拍剪师、制片、演员等各种资源准备拍摄。

  图片来自微博“奇妙博物馆馆主”

  在这种模式之下,成立一年半之后,至2019年12月,等闲内容引擎已经制作了近5000条短视频信息流广告。

  “但广告属于商业内容,我们一直想做能展现自己的作品,而且我们有短视频内容制作能力,为什么不去尝试做一个自己的内容账号?”

  “奇妙博物馆”的核心制作团队是4个导演 ,只为一个账号服务。每个导演负责一期视频,按顺序更新,一般一周的时间就可以完成一条视频。其余制作人员都是需要拍摄时,从公司的资源中提取。“我们有自己的合作演员库,有300多人,演员需要面试通过才能加入到演员库中,公司制作的视频内容演员都是从演员库中提取 。”

  图片来自微博“奇妙博物馆馆主”

  在“奇妙博物馆”的内容制作过程中,方向完全以导演的想法为主导进行。

  那些脑洞大开的故事灵感从多个渠道中被搜集和整合,“近期有什么热点话题,粉丝想看什么和不喜欢看什么,有哪些重要的时间节点,以及导演自己对社会现象的观察,这些都会成为选题的一部分”。

  在王佳音看来,导演和观众是做出好内容的核心要素,“我们尊重创意,导演想拍什么,我们就去做什么;我们也会去努力理解用户,不理解他们的话,就没办法做出观众喜欢的内容 ”。目前,“奇妙博物馆”播放量最高的视频是《拐杖》,讲述了一位手持拐杖的老人倚老卖老,对所有人都态度恶劣,结果因为拐杖断了摔在楼梯间、呼救无门的故事。这条视频播放达1.1亿,点赞数破340万 。王佳音透露,“这条片子让账号从一二百万的量级暴涨到五六百万”。

  55天涨粉1000万,

  “初级运营”追赶“高级内容”

  “奇妙博物馆”的涨粉速度超过了团队所有人预料。2019年12月7日第一条视频上线后,仅仅用了55天时间,粉丝数突破1000万 ,“我们是做内容的公司,有内容制作和创意能力,做这个账号也只是一种尝试,没想到突然之间爆了”。

  运营这个账号的过程,也是团队在一步步试水短视频内容的过程。

  实际上,在“奇妙博物馆”之前,等闲内容引擎也曾尝试在抖音上做六集一部的系列短剧,不过两三部之后项目就被毙掉了,“因为我们发现在抖音上做一个不成熟的IP短剧是不太现实的,所以我们又回归到单元剧,一集一个故事 ”。

  “奇妙博物馆”意外爆火之后,等闲内容引擎又相继推出了其他情景剧账号,相似的内容质感,着重点却各不相同。其中“人生回答机”以“回答机”的形式表达出每个人拥有的各种情感,引起了观众的强烈共鸣,有粉丝表示“明明看到开头已经知道了故事套路,却在结尾时还是忍不住哭了”。

  目前“人生回答机”的粉丝数已经达到488.2万,播放量最高的一期视频讲述了从小被金钱过度奖励的孩子长大后的模样,播放量达到6400万,获赞209.4万 。

  好的内容让这两个账号势如破竹,但很快也让团队发现了运营上的许多不足。

  突发的疫情打得运营团队一个措手不及,王佳音表示在没有足够存片的情况下,疫情对账号影响确实很大,“从内容号的角度看,我们觉得自己比较初级,经验也很少,不会提前攒下很多片子以备不时之需,成熟的IP号能提前准备好多条片子 ”。没有存片、无法正常推进拍摄进度,导致账号不得不停更。“奇妙博物馆”从1月29日开始停更,2月12日当天发布了一期疫情加油视频,而后继续停更,直到3月7日;“人生回答机”也从1月29日停更至3月8日。

  前后40多天的停更时间,对于这几个刚运营了一两个月,还在高速上升期的账号,就像烈柴一下子被熄了火,涨粉速度也从高处坠落,甚至有几天出现负增长的现象。

  恢复正常更新之后,团队发现无论是“奇妙博物馆”还是“人生回答机”,流量相比于年前还是差了很多,尤其是刚开始回归时,流量甚至只有年前的三分之一左右 。挑战不仅仅是停更带来的作品流量问题,还有账号本身的发展周期。粉丝数突破1000万的“奇妙博物馆”已经进入了平台期,从1月底到现在只涨了50多万粉丝,如何才能让这个千万粉账号持续发展,是团队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数据来自:新抖

  王佳音一直在思考,运营能力是否还没有跟上账号的成长速度 。当时“奇妙博物馆”爆红之后回头复盘,他们才从中总结出些许经验,“可能是运气比较好,内容踩中了一个新的细分类型,无固定人设的故事剧情,让大家发现原来抖音还可以这样玩”。她透露,运营团队仍在追赶这个账号的成长速度,也在考虑如何才能让用户更喜欢,“我们正在讨论和思考‘奇妙博物馆’的未来走向,会做一些内容升级,6月下旬可能就会和用户见面”。

  没有人设的剧情号,

  如何规划商业化变现?

  长期以来,业内都有着这么一个说法,没有人设的剧情号商业化之路会很受限制,也无法开展直播带货等变现方式。这也让不少MCN在孵化剧情号之初,便确定了人设先行的路线。

  “奇妙博物馆”却一反常态,不仅没有人设,甚至每一集的演员都不太一样,只凭内容硬核涨粉。对于无人设这一点,其实从最开始,团队就决定账号不做人设,“我们的出发点就是做故事,如果有一个十分立体的人设,那除了这个设定外,就可能干不了其他事情,我们不希望人设限制创意。在商业化上,我们目前做的是品牌植入,打品牌认知度”。

  “奇妙博物馆”的广告合作,不同于其他剧情号在某一片段中的软植入,是另一种“定制级别的VIP服务”。

  之所以会是“定制”,是因为考虑到“奇妙博物馆”每集剧情都是围绕一个物件展开,如果一个故事的构思已经完成,但是品牌方的物件不对,则会对整个故事产生影响。 因此,“奇妙博物馆”与品牌合作的方式都是先确定品牌,了解品牌的产品及背景,再围绕品牌讲故事。

  5月30日,“奇妙博物馆”发布了一期关于“认养一头牛”牛奶的商业广告视频,故事背景放在了古代,小皇帝想喝牛奶,边塞翻越千山万岭送来,评论区看完后纷纷表示“古装剧都安排上了,牛批”“真的好厉害!为了拍一个视频,有这么大的阵仗”。

  王佳音认为无论是不是广告,首先这是一条面向观众的视频作品,观众的感受是需要被首先考虑的,“珍惜每一次与用户接触的机会,珍惜每一次表达我们的态度并能够被大家看到的机会 ”。

  至于直播这件事,团队也在规划中,不过可能依旧不会以人设方式来实现,在考虑其他方式来完成。

  “我们想做能破圈的IP,而不仅仅是在抖音的环境下 ”,她也提到现在团队也正在学习和探索阶段,如何打造一个纯故事的IP也没有太多成熟的方法论可借鉴,还是要自己一步步去摸索,“而且IP的商业模式不一定要是直播带货,有更多想象空间,我们希望能够在未来有更多不同的尝试”。

电话咨询
主播入住申请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