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和MCN为何不惧打假 甩锅企业 自罚三杯

主播和MCN为何不惧打假 甩锅企业 自罚三杯

2020-11-27 17:09:41 4

继相关媒体报道了汪涵、李雪琴直播“翻车”、疑似因数据造假引发争议之后,辛巴团队所售卖燕窝也遭遇王海“打假”风波,一时间引发舆论的广泛关注。

事件起因,是职业打假人王海晒出了一份检测报告,直指辛巴徒弟“时大漂亮”直播间所销售的“燕窝”只是糖水。这份检测报告显示,该品牌燕窝100克里含有的“功效”物质燕窝酸价值,仅为人民币0.07元,蔗糖含量为4.8%,蛋白质为0。对此王海指出,这款产品纯粹是风味饮料,且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呼吁购买了该产品的消费者主张“假一赔十”。

对此,辛巴方面发公告回应称,其不参与任何采购销售行为,目前已将产品送检,待结果回传后会公布,消费者可前往品牌的天猫旗舰店申请退货退款。这一番态度,也被众多网友斥为“死硬到底”。

对于直播带货中出现的各种争议甚至是欺诈行为,消费者已经“苦秦久矣”。但是如今一些头部大V对于所推介商品出现的各种问题“频频甩锅”,这是真的事先毫不知情,还是只要“甩一甩”就可以逃避处罚、无人能管?

为争客户选品只能“放水”

随着燕窝事件的发酵,不少网友也纷纷晒出了自己在其他直播平台购买到与主播描述不符、甚至是假冒伪劣商品的经历。有的消费者是在直播间下单纯棉内裤,到货之后却发现材质是锦纶和氨纶;有的消费者在直播间购买了某名牌潮鞋,到货之后却发现是做工粗糙的山寨仿品。难道,现在一些网红和MCN机构都这么肆无忌惮了?

“现在很多机构选品,确实不如以前严谨了。”

刚从上海一家MCN离职的陈晓玫(化名),曾是该机构资格最老的选品助理。从事这项工作近四年的陈晓玫告诉懂懂笔记,前几年MCN机构为了避免推荐的商品出现不必要的维权纠纷,都会要求选品过程做到专业、细致和严谨。

作为选品助理,她们会遵循选品的几大原则:首先是试用,确保产品质量良好;其次考虑直播受众,了解商品能否满足目标观众的需求(通常小众产品非但受众群体窄,主播也难出好成绩,所以会慎选);最后一点,才是直播产品的品牌与性价比综合考量。

“最早入行时,我们最怕有中小食品企业合作做直播,因为作为选品助理去试吃通常都会试到吐。”陈晓玫表示,只有经过严格筛选,确保品质没有问题,一款款商品最终才会出现在直播间。

但是近一年来随着直播带货的爆发,大量的主播、MCN机构涌入这条赛道,因此行业竞争空前激烈。她解释道,以前都是主播、选品助理“挑客”,商品质量不过关、商品性价比太低的都会被筛掉。但如今,则是MCN在玩命抢客。

“几乎不会精挑细选,只要给得起坑位费和佣金,什么样的商品都能上直播了。”显然,敌不过残酷现实的众多MCN机构,大都要求选品助理降低商品筛选标准,以便争取更多客户,“我们机构以前选品助理有好几位,现在只要一个人就可完成所有工作。”

陈晓玫告诉懂懂笔记,离职前她每天负责的商品已经高达上百款,不可能每款都仔细挑选和审核,只有部分重点客户的商品她才会花时间试一试,根据自己的使用感受撰写商品卖点。

其它的商品基本上都是简单查询一下生产资质,有个别感兴趣的会拆开商品包装,对应厂家给的卖点简单分析一下,例如商品在直播间里是否有可量化、可展示的亮点,只要商品与厂家卖点描述相符,就可以收取坑位费,安排上架直播了。

“大多数情况下,样品上有生产信息、生产标准,卖点与描述基本相符,选品都会通过。”陈晓玫表示,坑位费到手对于MCN是最重要的,至于商品的销量他们并不关心。除非是重要客户,机构才会配合刷量让销量显得好看些。

但她肯定一点,只要样品属于三无、假冒或与描述严重不符,绝大多数MCN是不敢冒险上架的。毕竟,知法犯法的后果非同小可。

不过,这种选品过程是无法杜绝厂家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比如发给MCN做直播销售的样品质量上乘,但发给消费者的商品则偷梁换柱甚至假冒伪劣。这种现象,是否普遍存在?

与样品“不符”现象早就存在

“发货的商品与直播时的样品不符,这在业内已经不是新闻了。”

早在去年年初,陈晓玫所在的MCN机构便发现有一些合作企业利用选品的漏洞,在给消费者发货时“偷梁换柱”邮寄了与直播样品不符的商品。此举引发了部分消费者申请退货,甚至通过投诉平台举报主播。

她清晰地记得,一家汕尾的珠宝企业给机构发来的选品样品,是一款14K金材质镶锆石的珠宝项链,在直播间的售价只要98元,可谓相当超值。但在直播结束几天之后,公司发现陆续有下单消费者在直播间投诉,称项链褪色并要求退货。

“一般而言14K金是不会褪色的,不知这是什么原因。幸好实际销量不大,公司赶紧联系厂家给哪些买家退了货。”陈晓玫表示,由于直播销量通常都有一定“注水”,MCN通过刷量机构也“购买”了一些项链,原本是要在结款之后去退货。她特意拿了一款厂家发货的项链找行家做了咨询,发现居然是铜镀金,“而且还是非常次、非常劣质的铜镀金项链,和样品完全不一样。”

在了解到厂家发货的是劣质铜镀金项链后,MCN机构的领导非但没有紧张,反而松了口气。显然,幸亏直播数据“注水”严重,大多是刷量的成交结果(退货不会引起厂家警觉),如果都是真实用户购买,那大批消费者维权的后果或将不堪设想。

在此之后,一些合作厂家实际发货商品与直播样品不符的现象仍时有发生,陈晓玫为此曾向领导建议,不要与有类似“前科”的小企业继续合作,但却被领导一口回绝,“还是那句话,行业的竞争太激烈,太挑客的话会影响公司收入。”

对此,她所在机构采取了折中办法,让合作企业或商家与MCN签订一份“免责协议”,协议的内容并非是让商家确保实际发货商品与直播样品一致,而是声明MCN、选品、主播只对“样品负责”,实际发货商品若出现纠纷,由厂家全权负责并自行解决。

如此一来,机构的底气是即便直播商品出现各种问题,团队、主播和机构也可以宣称不负责售前售后,消费者只能找厂家退货退款。这是因为有了协议“依据”,双方提前签订了合作免责条款。

在陈晓玫看来,有了一纸协议之后,MCN既能安心赚钱,又能继续对有类似“前科”的企业降低门槛,甩锅无忧。

在这种“掩耳盗铃”的心态下,消费者最终成了入坑对象。

根据中消协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目前用户对于直播购物全流程满意度不到80分,其中对商品“货不对版”的打分为73.6分;因虚假宣传造成的满意度评分最低,仅为64.7。由此可见虚假宣传和商品质量的隐忧最为突出。

另据电诉宝发布的最新数据表明,2020年上半年,直播电商被投诉问题主要聚焦在以下几点:商品货不对版、产品售假、商品质量差,以及虚假促销、退换货难、退款难等等。显然,因直播所售商品本身产生的消费纠纷已经十分常见。

那么,如此巨大的不满声浪下,为何面对消费者的维权“打假”举措,这些MCN和主播并不害怕?

“不知者”真的“无罪”?

“不是不害怕,是MCN和主播都笃定不知者无罪。”

陈晓玫告诉懂懂笔记,要深究MCN和主播为何对于厂家实际发货商品与样品不符的行为熟视无睹,需要了解当下电商直播的“合作模式”。

目前,除了极个别拥有自有品牌商品的MCN或主播,大部分机构都是直播卖货方式,是在为第三方企业、商家推荐商品。由于MCN并无商品库存,所有商品发货的流程均由合作企业、商家负责,所以机构认为直播间里的责任只是介绍“由企业、商家提供的样品”。如果真的要追究责任,那么MCN和主播对于实际发货商品完全可以推脱为“毫不知情”。

因此,陈晓玫分析“燕窝变糖水”事件之后,辛巴团队回应中强调的“团队并不负责采购以及销售,消费者可以找合作企业协商退货”,也有一定的底气。

“其他类似的事件,如果MCN和主播宣称只对样品负责,将商品问题甩锅给企业和商家,也是基于此。”陈晓玫解释,或许是因为有“免责协议”作为护身符,加上商品发货的举措确实是由合作商家完成,MCN绝对不想也难以去干涉。

这也就造成了,一旦直播卖货后发生消费者维权行为,机构大可以“不知情”为由,以“自罚三杯”的姿态去回应。她分析,相关的法律法规MCN也早已研究透彻,只要MCN和主播不参与实际销售,那么自然也就不涉及制造和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罪,退一赔三的处罚也会由合作企业去承担。

“相关法律规定,若是(销售)假冒伪劣商品,销售(金额)重大的可以判有期徒刑或拘役。”陈晓玫强调,事情真的闹大了,MCN机构甚至还可以去起诉合作的企业、商家涉嫌“商业欺诈”,有可能还会获得赔偿。

有业内人士分析,由于直播间只负责推荐,消费者购买到的商品与直播中的样品描述不符,充其量也只属于虚假宣传范畴,根据情节可以处以1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而这种处罚对于MCN机构动辄的十几万、几十万元的坑位费以及大量佣金而言,违法成本算是很低了。

【结束语】

此前,尽管有部分头部主播、知名网红曾因虚假宣传、违反不正当竞争法遭到管理部门的处罚,但似乎并未影响到这些主播的职业生涯、直播间里的人气。

由于电商直播存在荐、销、产的分离特性,也导致了MCN、主播的卸责简单,平台悠然置身事外,用户则退货困难、维权乏术。或许在监管机构重拳出手之前,很多MCN仍会有这种观念——即便产生纠纷自己也只是交点儿罚款就可解决问题。既然如此,那就让下一步监管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电话咨询
主播入住申请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