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买菜巨额融资,前置仓“正规军”的速度与激情

叮咚买菜巨额融资,前置仓“正规军”的速度与激情

2021-04-11 19:26:13 1

来源 | 地歌网

作者|吴昊

4月6日,高鹄资本发布消息称,叮咚买菜获得7亿美元融资。值得一提的是,参投者几乎都是国内大消费产业赛道的顶级机构。

有媒体称,这是生鲜即时零售赛道目前为止,最大规模的一笔融资。注意限定词——生鲜即时赛道。

如果去掉“即时”两个字,3月30日,十荟团宣布获得7.5亿美元融资;更早的时候,兴盛优选获得腾讯、京东等合计15亿美元融资。

生鲜电商15年,这个赛道几经沉浮,但在疫情助推之下,真正进入到了爆发阶段。 伴随着巨头入场、资本加持,叮咚买菜步入了快车道。

第一赛道

2005年,易果网成立,垂直生鲜电商开始萌芽;7年后,一家名为“本来生活”的生鲜电商平台凭借着“褚橙进京、京城荔枝大战”迅速走红;2013年,电商巨头阿里、京东开始布局生鲜行业。

但15年来,生鲜电商行业从未像去年一样热闹。

2020年,新冠疫情骤然爆发,从武汉迅速蔓延至全国。在“封城令”的影响下,14亿人民开启居家隔离模式,买菜、购物、逛商场……一切线下活动都被按下暂停键。

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一位网友分享了自己的抢购攻略:“0点抢盒马鲜生,6点多抢叮咚,7点美团买菜,8点每日优鲜,9点永辉……”

往日里这些稀松平常的商品,竟然成了“稀缺品”。

当线下购物活动被迫暂停,人们开始涌入线上,尤其是提供到家服务的叮咚买菜、盒马鲜生、每日优鲜等生鲜电商平台,因为疫情迅速“走红”。

财经博主格隆在微博上称,一物死,一物生。

生鲜电商平台们迎来了春天。

在这一轮大爆发中,叮咚买菜展现了前所未有的扩张速度。

2020年初,叮咚买菜定下了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在北京开出200个前置仓。年底时,叮咚买菜在全国总共开出了400个前置仓,遍布南京、广州、安徽、四川等省市。而在成立前两年,叮咚买菜的前置仓数量一共才500多个。

一年时间,叮咚买菜的前置仓数量几乎翻了一倍。

对于扩张,叮咚买菜此前一直秉持谨慎态度。2017年成立后,这家公司两年时间从未离开过大本营上海,即使在2019年的扩张中,也选择在江苏、南京、昆山等长三角地区。

叮咚买菜某前置仓分拣员

选择慢节奏扩张,既是叮咚的选择,也是前置仓模式的局限。

以叮咚买菜为代表的前置仓模式,存在着天然的“可复制性和规模效应低”。哪怕在一个区域内实现了盈利,但往往又无法平移到另一个区域。所以,前置仓模式在扩张过程中,还必须掌握好节奏。

首先是资金。目前叮咚买菜仍未实现盈利,缺乏造血能力。创始人梁昌霖曾说过,理想状态下,每个前置仓经营一年以上,日订单量达到1000单左右,平均客单量价超65元,可以在刨去履单成本后,可以实现盈利。

伴随着大扩张,显然无法要求叮咚做到“既要规模,又要盈利”,因此外部资金输血便格外重要。

这一轮7亿美元的融资,为叮咚持续扩张提供了资本弹药。

而除了资本之外,叮咚买菜供应链能力,才是扩张过程中的重要保障。

修炼内功

如果说,开城数量是叮咚买菜的面子,那组织管理和供应链能力才是里子。

在这一轮融资中,叮咚买菜所融资金除了新区域拓展之外,还将投入供应链和团队建设。

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行伍出身,当过10年兵,转业后创办了妈妈帮、叮咚小区等项目,叮咚买菜是他第三个创业项目。

叮咚买菜成立于2017年,彼时生鲜赛道已经初具规模,马云和张勇出现在金桥盒马鲜生门店,盒马完成了与阿里的“认亲”;另一家前置仓平台每日优鲜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元,跻身独角兽之列。

从成立时间上看,叮咚买菜并不算早,但却迅速成为“后起之秀”。

这和叮咚买菜的组织、管理能力密切相关。

叮咚买菜成立之初,就采取网格仓自营、自建配送团队、配送人员半军事化管理的方式。梁昌霖曾在采访中表示,“我觉得正规军更加有战斗力。”

除此之外,叮咚买菜的供应链能力,也为大扩张提供了保障。

中国自古以来都是以小农经济为主,农业上下游分散,缺乏规模化能力。从上游的种植、养殖、生产,再到末端进行销售,中间包括集采、代理、经销商、各级批发商等漫长的链条。这导致国内生鲜电商渗透率不足10%,而整体电商渗透率已经超过30%。

2017年,叮咚刚买菜成立时,采取的是城批采购+品牌供应商直供的方式。这样的做法虽然提高了公司的抗风险能力,但流通效率却未发生革命性的变化。

直到两年后,叮咚买菜的营收规模从2017年3800万元提高到2019年的超过50亿元时,便意味着叮咚买菜拥有了源头直采的能力。

根据叮咚买菜披露信息显示,在供应链端,叮咚买菜坚持发展产地直采模式,团队深入云南、贵州、山东等生鲜原产地,投资建设多个“叮咚买菜合作种植/养殖合作基地”。

目前叮咚买菜生鲜商品SKU累计超10000个,产地涵盖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商品大类包括优质蔬菜、水果、水产、肉禽等,85%以上源自产地直采,直供产地达到350个,产地直供供应商超600家。

而在 疫情期间,叮咚买菜的组织能力和供应链能力都得到了检阅。

去年疫情爆发后,叮咚买菜开始召回暂时离职员工,并动员在职员工推荐亲友加盟,每推荐一名均有千元以上奖金;核心算法团队迅速反应,系统每天需要采购多少量、什么规格、每家前置仓分别分配多少货物,细到前置仓多大面积、多少货柜、多少品类。

叮咚买菜配送员

而且,疫情期间,叮咚买菜还推出“大份简装”新品类蔬果,让平均价格下降30%,直接产能却提高了30%。另外,叮咚买菜还推出了“快手菜”和半成品菜。

弘章资本合伙人翁怡诺将生鲜电商生存总结为十个字,“起势靠流量,生死供应链” 。梁昌霖也认为,“供应链是一个链条,哪个环节弱,就会导致整个都很弱。”但经历了疫情,叮咚买菜的反应能力、组织能力、系统能力、数据算法能力都得到了淬炼。

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也称,“疫情于我们而言,是一场全面查找和检省不足的大考,这也让我们愈发坚定,生鲜电商的竞争力好比冰山,你在海面上见到的是关于规模和补贴的比拼,但海面之下你所看不见的,才是真正让企业生存下来的实力。”

去年的疫情,无疑让叮咚买菜的“供应链”能力得到了充分展现。但另一方面,来自四面八方的对手,也提醒着叮咚买菜必须加速快跑。

交战巨头

随着消费互联网在国内的蓬勃发展,生鲜赛道成为了少有的“处女地”。

在生鲜赛道里,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巨头。阿里推出的盒马鲜生、美团旗下的美团买菜,以及垂直领域内的每日优鲜、百果园等,都是叮咚买菜的劲敌。

尤其是像盒马、美团这样的巨头们,既不缺钱,也敢烧钱,而且有着更为强悍的流量获取能力。

每日优鲜的COO孙原曾说过,在面对巨头时,“体量小的时候感受不深,但在公司成长的过程中感受会越来越深。因为生鲜一定也是互联网巨头的必争之地,消费品的前一轮PK已经结束了,“吃”可能是下一块必争之地。我们会有来自互联网巨头、线下传统商超转型的多方面竞争。”

这样的竞争压力,对于叮咚买菜同样存在。

另一方面,去年疫情之后,社区团购迅速走红,热度远远超过前置仓模式。陷入流量焦虑的互联网巨头们,纷纷选择杀入。

去年6月,滴滴上线橙心优选,程维称投入不设上限;7月,美团推出美团优选,野心勃勃地制定了千城计划;8月,拼多多上线了多多买菜,内部定位于“超一级项目”,除此之外,阿里、京东也相继推出盒马集市、京喜拼拼。

巨头们入场之后,就展现了惊人的扩张能力,在流量以及资本的加持下,声势逼人。

美团、阿里、拼多多都在主站App为社区团购业务打开一级入口,并且高举补贴大旗,伴随着大量1分钱秒杀商品,将社区团购的战火烧向全国。

截止目前,美团、多多、橙心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开通超过上千座城市,并且进一步下沉到乡镇。另据媒体报道,多多、橙心的日单量均超过1000万件,美团优选的峰值日单量更是达到2700万件,这几乎是前置仓平台们难以企及的高度。

对于叮咚买菜们而言,社区团购已经杀向北京、上海等城市,这里正是前置仓平台们的腹地。

今年1月,多多买菜打响进军上海第一枪,随后美团优选、京喜拼拼、十荟团、橙心优选等平台迅速跟进。相信不久之后,各家社区团购平台们都会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实现全覆盖。

前置仓和社区团购之间将有一战。

虽然前置仓模式更注重商品品质,以及配送效率;但在更低价的社区团购平台面前,叮咚买菜是否能挡住巨头们的冲击,现在还难以断定。

面对巨头们的竞争,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认为,“船大不占海,大海允许许多大船一起航行。叮咚买菜在市场中占据一定市场份额就相当可以了。”

百舸争流,奋楫者先。即使步入快车道,叮咚买菜仍不能放松警惕。

注: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电话咨询
主播入住申请
在线地图
QQ客服